两天的时间很短,但也很长。

  人若是视野不够宽广、只顾着自己身边的一亩三分地,往往只会觉得这日子就如同白驹过隙,转眼即逝。

  可要是对于那些把目光伸得足够远的人来说,这两日间的变化,就足以让人提心吊胆寝食难安了。

  近日来,英国境内所发生的巨大灾难使得周边国家内部乱象迭起丛生,现代麻瓜社会的信息流动之快,让上头也很难完全压制住舆论的发酵。要是再这样下去,就算海尔波不再继续出手,这小半个欧洲恐怕也要自己乱起来。

  不过,除了那些为大小混乱伤透了脑筋的领导者深感度日如年之外,这世上还有一种人却也在暗叹时间的漫长。

  就比如说,已经按照姐姐的嘱托赶到了法国的面具少女萨芬娜这样的“闲人”。

  不用问,在一个陌生的国度去等待一个都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人,这种事情绝对是枯燥而且无趣的。

  “小姐,这里就是布洛瓦堡了。原本在这儿居住的是布洛瓦家族的家主,可是据说在不久前的某天夜晚,整座城堡毫无预兆地就塌了……”

  此时此刻,萨芬娜正在几个黑袍男女的护卫下,站在布洛瓦堡前的那片空地上。她看着前方的那片废墟,听着耳边其中一人为她汇报打听来的情况,时而稍稍地点一下头。

  而在他们这么一群“奇装异服”者的周围,路人不多、但也绝不能说是没有,可那些人却就像是根本瞧见他们在那里似的,全都一无所觉地匆匆路过了。

  片刻之后,萨芬娜听罢手下的讲述,这才兀自轻声道:

  “法国布洛瓦家族,昔日也可以说是全欧洲最顶尖的那几个巫师家族之一了,谁能想到一夜之间就被消无声息地连根拔起……除了那‘卑鄙的海尔波’,这世上大概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了。”

  说到这里,她忽而扭头朝手下问道:

  “我记得……之前这布洛瓦家是在帮助那个麦克莱恩吧?”

  “是的。”

  那名黑袍男子见她问起,当即回答道:

  “虽然有关玛卡·麦克莱恩行踪的情报并不算多,可大致还是能够确认的。布洛瓦家族不仅收留了离开英国的麦克莱恩一行人,还将一批避难者藏匿到了法国境内……至于那些人具体在哪儿,就没有更为确切的消息了。”

  话音未落,就听得他稍一停顿,而后才补充道:

  “另外,布洛瓦家族还派出了大量人手前往英国境内监视迷雾内外的动向,一直到事不可为,才紧急撤了回来。”

  “嗯,”萨芬娜听过,不由略略颔首,“也难怪海尔波会对他们下手了……不过,若只是拔除了布洛瓦堡、却没有动这周围的麻瓜,这却似乎有点儿不符合那个肆无忌惮者的行事风格啊?”

  想到这里,她那藏在面具之下的眉头顿时微微一蹙,随即一挥手道:

  “这里不适合多呆,我们走!”

  兴许是在担心这里头还存有海尔波的某些阴谋诡计,萨芬娜当即带着手下离开了此处。但由于此行前来就是为了来这里等人的,所以她并没有离得太远,很快便在附近找了栋能望得见布洛瓦堡废墟的公寓楼,“借”了顶层一户人家的屋子住了下来。

  “不用设置防护魔法了,”见手下正要对着门墙施咒,萨芬娜立刻制止道,“真要是和我想的那样的话,这些防御手段不仅挡不住人,反而还会平白暴露我们的所在。还有,这几天就不要外出了,如果非要出去,也尽可能别使用魔咒……明白了吗?”

  “是。”

  听到所有人都齐齐应了一声,萨芬娜这才缓步走到客厅的窗前,朝着外面望了出去。可以看到,刚才她所在的那片广场上除了零星几个麻瓜外,依旧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出现。

  看了一会儿,她才随口道:

  “分两班,日夜轮换,如果发现有和那麦克莱恩相似的人,立刻告诉我。”

  将任务分配下去以后,萨芬娜便寻了张椅子兀自坐了下来,开始了漫长且足够无聊的等待。

  老实说,如果这不是姐姐厄休拉的意思,她是根本就不想来这里的——按照她个人的看法,不光是那海尔波,就连玛卡多半也是一个十足的危险人物。

  至少她就认为,组织里以前的行事准则就很不错,甭管外面乱成什么样,自己不去掺和便是最安全的做法了。

  想当年格林沃德大肆作乱的时候,组织里的长辈们不就是因为打定了主意不插手,这才安安稳稳地活到了今天的么?

  很显然,就算日子过得憋屈点,那也总比没了命要强不是?

  然而,这一代先知……也就是她姐姐厄休拉,却一反曾经的几名先知前辈的主张,竟开始亲自涉足这个深不见底的泥潭。

  萨芬娜相信姐姐,不论是在对方成为先知之后还是之前。然则,以她的性格来说,还是对这种以身犯险的行为相当抵触的。

  “难道说,这次的大乱已经不是缩头自保就能安然度过的了么?”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萨芬娜才望着窗外的蓝天,有些不安地在心中自语道。

  ……

  厄休拉是一名先知,而且是一名比特里劳妮那个“半吊子”更为优秀的先知。与后者那总是相当抽象的预言来,她不仅能够得到颇为具体的预知,甚至还有着特里劳妮所没有的强烈直觉。

  然而,不论她作为一名预言者的天赋有多高,也不可能将预言内容精确到“某一天会发生什么事”的程度——那是只有传说中的少数几位古代大先知才能做到的事情。

  可她肯定不会想到,她那所谓的“两天之后能在布洛瓦堡附近遇见麦克莱恩”虽然并没有错,但是她的这句话,却愣是让自家妹妹在法国苦等了很长的时间。

  而她这个才刚刚觉醒天赋的“新人先知”更不清楚的便是,预言之所以为人敬畏,正是因为它的难以改变。仅凭她一个新生的先知,在命运之下也只能瑟瑟发抖罢了。

  预知未来的力量,自古以来就是一种悲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最新章节,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